三宅子

三次元忙疯了,偶尔诈尸
他张开双臂,将自己的一切献祭给自由
写作三宅子读作三三

还是关于康纳的一点想法

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Connor的后期两条选择支都让我感觉有违和感了

感觉他的定位应该就是介于仿生人和人类之间的一个存在,他的经历和他的程序设定注定他不会完全的偏向某一方。

首先,他和两位主角最大的不同在于,另两位主角都是在人类对他们的不公平对待中转化的(李奥与马库斯,陶德与卡拉),而且那个情绪的刺激非常的强,但陪伴在康纳身边的人类汉克显然是一个行为模式非常复杂的人类(老傲娇kkkk),他并没有接受到类似于另两位主角那么大情绪刺激。

而且在康纳和汉克在汉堡店前的对话也可以知道,康纳有一项功能就是“应对人类行为的不可预测性”,可以合理推测康纳的程序实际上自由度很高。举个例子,卡拉在陶德的“不准动”的指令下只能选择纹丝不动,但康纳却可以无视汉克的指令,跟他到汉堡亭前面(第一起案件里那个下车应该不算,毕竟当时有优先级更高的指令,但在汉堡亭前康纳应该是没有优先指令的,所以根据汉克的那句“你都不听话的吗”可以推测康纳应该是又一次无视了汉克的指令)。可能模控生命为了保证康纳的行动效率,取消了他身上一些硬性的指令,只保留了一个阿曼达这样的内部控制程序,让他能在每次任务完成之后对软体进行修正,这样可以保证他在执行任务的的流畅度,不受太多外界干扰。个人猜测这种自由度可能是某种自我编程的权限,允许康纳在一定范围内改写自己的程序。

也就是说康纳的行为模式是非常灵活的,大概设计RK800的初衷就是只控制他的大概行动方向,对于具体的行为模式没有详细的设定,而是留给康纳去自我编程,摸控生命只需要通过阿曼达这个自检程序定期监视康纳的行为,从而决定这部分程序的去留就可以了。

这种模式下,康纳根本没有必要去像两位主角一样去突破一个所谓的屏障,因为屏障对于他来说,本身就是一个十分模糊的概念。游戏过程中康纳的软体从来就没稳定过,如果要突破屏障,那也应该把突破屏障放在那些看起来两难的选择支上去,巢穴那章是选任务还是选汉克,设计者家里选择情报还是选择救小姐姐,感觉放在这些地方都比放在马库斯的嘴炮后面更合理。

另外一点就是康纳所处的社会环境实质上比另两位主角复杂的多,要知道另两位主角遇到的仿生人可都没有对他们有什么不友善的行为(BTW,这个游戏里所有的异常仿生人似乎都理所当然的接受了彼此,但只有康纳一个人不一样,如果康纳选择成为异常仿生人,那马库斯是有一次选择是否接纳康纳的权利的),但康纳一路上走过来一直扮演着一个里外不是人的角色,两边的气都受,丹尼尔、伊甸园的小姐姐、巢穴里的小哥哥、大楼里异常的仿生人都在不同程度上伤害过他,很明显,仿生人也是有阵营意识的,马库斯对康纳说他是人类的奴隶,但或许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其实他们也没有把正常仿生人当成同胞来看。

这样的一个身份处境让康纳能够站在最客观的角度看待这一场种族间的冲突,因此轻易投入任何一个阵营都不应该是他会做出来的事。所以我在想,结合他的工作性质,其实让他代表法理、理性、客观才是最合适的。这款游戏本身站在仿生人的角度,刻画的仿生人形象偏正面、人类的形象偏负面,但实际上我们都明白真正的人类不可能这么极端,而且类似于这样的种族冲突根本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有立场的不同。这个故事背景下能看清这个立场问题的也只有康纳了。

如果能把康纳设计成这样一个定位,或许他的角色会显得自然很多。而且这条线也会变得更有意义(毕竟就现在这个游戏大致路线来看康纳就算全程划水也没什么影响

唉,说的我都心疼康纳了……多好的人设,愣生生整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

BTW,是关于上文说到的康纳程序自由度的问题,如果我上面的那一套说的通,那其实可以合理推测康纳抛硬币的动作很可能是他自我学习进化出来的某个小程序,还有搓手手和撑脑袋,很有可能都是他自己学来的kkkk从卡拉的待机动作(背手,环视,很符合她家政型仿生人的定位了)可以看出来仿生人的设计者会根据仿生人的功能专门设计一种合适其人设的待机动作,但康纳的小动作真的太多了,而且怎么看怎么不像事设计者会预设出来的,毕竟抛硬币什么的,根本就是耍帅嘛,哪里像是警用型应该有的功能嘛

这么一想康纳真的太可爱啦

评论(185)
热度(891)

© 三宅子 | Powered by LOFTER